古道,西风,瘦马

今天躺在宿舍,看着徐克的《新龙门客栈》,古道秋风,漫漫黄沙,原来天空还有这么一幅颜色。纵马扬鞭,滚滚烟尘。一曲陕北的的号子喊起那苍凉,遒劲的声音,远远荡去,更显现大漠的苍茫与辽远。读马致远的《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个浪子,瘦马一匹,腰跨钢剑,历千辛,过万难,才知道那种乡愁与悲凉吧。真想去看看那碧血黄沙,那大漠孤烟,那长河落日在它们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吧,不管你是纵横半生,称霸一方,还是你困顿一世,萎靡不堪。在它们面前,你可以像关西大汉高唱”大江东去”你会体会到那庞大,激情与雄心。怪不得那汉唐雄风流传万里,即使那百无一用的书生也喊”宁做百夫长,胜做一书生”,”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原来有这雄浑大漠的激励与磨砺呀。

除了黄沙还是黄沙,听着那辽远的汉唐号子,看着那曾经的白丈雄关,现在已是黄沙一堆,当年的羌笛怨柳,醉卧沙场,现在只剩下累累的白骨和黄沙。玉门关还在,黄沙还在,可铁甲雄风却随着那历史沉在了那漫漫的黄沙中,还有那《梅花落》的乡愁。只是如今的笛子永远吹不出那苍茫云海间的《梅花落》了。还是那条古道,直通向沙漠深处,远远望去,就像浪子的足迹,弯弯曲曲。当年的少年或许最大的心愿就是骑着一匹白马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游历四方,打抱不平。不知道又有几个人最后能得偿所愿。或许很多人像唐吉可德,为了自己的那遥不可及的理想做过一些嘀笑皆非的事。那些故事最后肯定成为他们一辈子忘不掉的回忆。时过境迁,风云变幻。侠客的世界早已不存在,可黄沙还在,我们的雄心就应该还在,我们的侠义精神就还在。

黄沙卷起了历史,我们忘的一干二净,可黄沙还记得,它告诉我们当年的血雨腥风,古风道义。透过玉门关的沧桑,我们看到的是从容与稳定,看到一切的本质还没变。

黄沙依旧在,侠义依旧在。

— 于 共写了764个字,分类:小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