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做我的木棉

亲爱的:
你好!

你心里一定在想,这又是哪个男生的自荐表呢?自打初中以来,五湖四海三山五岳的男生给我写信,堆厚了我书桌的同时也垫高了我的骄傲,丰富了我的集邮册——不管怎么说,收到情书毕竟是件快事,何况泰山不辞细土方能成其大——我还要跟隔壁班的班花比谁的情书多呢!又多一笔进帐,嘻嘻!

既然是自荐书,就有必要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一个无忧无虑、无愁无异的人;生在一个无可骄傲、无誉不毁的地方;读过几本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书;写过几篇不知所云、无谓其可的文章;相信虚无缥缈而无迹可寻的心有灵犀的感觉…….你或许见过我,不过没见过也没有关系,关键是我已经见过你,那种心动的感觉就如当时雨过天晴、云开日散后的阳光跳跃在你的身上一样。

然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千万不要相信情书上说的话,情书上的话跟政客们的竞选诺言的可靠程度是一样的。这些男生的情书要不是又臭又长就是又肉又麻,或者兼而有之——因为他们眼里有美女而无爱情,想炫耀而非表白,有情思而无才思。而且个个都有玩弄文字的小聪明,比如他说:“我对你的爱就算把太平洋的水晒干都不会枯竭。”分手时他却能反复为“因为太平洋的水晒不干,所以我不爱你……”而其它系男生比中文系的更为乖巧机灵,自知纸长笔短,而却狡兔三窟,早预想到日后分手时,写在情书上的承诺白纸黑字证据确凿,犹如出让身体零部件的合约。所以干脆舍此道而绕行之,找中国电信批发回电话卡,油嘴滑舌甜言蜜语一番——钱中书只道电话是懒人的拜访,吝啬者的通信,却不知是情人沟通的捷径——须知爱之所以会恋在于谈,也就是嘴巴耳朵而已,电话的耳筒话筒结构又弥补了人体生理构造1的缺陷,是谈情者感觉嘴巴贴耳朵,耳朵贴嘴巴,忘却相距之远,顿感亲密无间。而日后说到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时候,人们想起的是中国电信的电话线而不是月下老人的红绳子。情长笔短而又情长舌短者,采取更为直接的办法,到菜市场去批发回隔夜的玫瑰,到女生楼下守上一两个小时不怕风吹雨打白眼相加,以贬低自己自尊心的方式来满足女孩子的虚荣心而猎取芳心。钱包和自信心都挺厚的男生都明白这样一条真理:要抓住一个人的心,须先抓住她的胃。自认为身材不错,长得象棵风里的树的男生则努力锻炼脚上的功夫期望在周末的舞会上大出风头,令人拜倒……

这样一来,漂亮的女孩子纷纷落网,名花有主,名鸟归巢——与其说是美女让人拜倒在石榴裙下,不如说是她们拜倒在情书加咖啡玫瑰花之下,而手段高明者,则跟体育系的男生喝完咖啡去接受生物系的玫瑰花,然后去听物理系的电话、读中文系的情书。

——在情书、电话。咖啡、玫瑰花的重重筛选下,少数男生成了幸运儿,与美女成双入对,趾高气扬犹如上帝的选民——其实他们正是没有骨气有奴气、没有头脑有钱包、没有文采有身材的男生——真正的男人早就被筛选掉了。

所以说现在的男人都是不懂爱情懂美女的,真正的男人是为江山折腰,为爱情折腰的——而不是为美人折腰,为美人折腰的根本无腰可言!岂不见现在铺天盖地的广告中哪少的了补肾壮阳的广告?现代的男人不懂爱情,别以为这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古代的男人同样不懂。

四大美人无一不是男人玩弄政治的牺牲品,混断蓝桥的尾生是盗名沽誉的愚忠愚信、西厢里的张生见了莺莺只会“敢问小姐芳名,仙居何处?可曾许配人家。。。。”的一副奴样;唐明皇对杨贵妃倒是万般宠爱。可是马嵬坡上将士一吼就两腿发软,两眼汪汪,哪有温莎公爵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气概呢?——到底君王负旧盟,江山情重美人轻啊?好不容易有了个“恸哭流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却也只是把陈圆圆当作男人意气相争的玩物而已。

洋鬼子们就不一样了,从埃及艳后到Jack和Rose,从罗密欧和茱丽叶到戴安娜,莫不磊落爽快,从不顾及权势、地位、金钱的差异——恋爱就恋爱,毫不拖泥带水,连分手都烂漫而痛快(痛苦并快乐):“Since there is no help,came and let us kiss and apart”尽管我们可以把他当作胡说(古时外国人也就胡人,胡人说的话就是胡说),但闭紧比我们分手时哭闹叫跳,烧情书、砸礼物好多了。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政治的动物——这是大错特错了,人其实应该是爱情的动物了,岂不问当初上帝造人时是造了亚当和夏娃来恋爱,而不是造两个男人来做争当地球领袖的政治斗争。由此可见爱情确实是人生的第一要素。

以前我固执的认为男儿就当为江山折腰,相信所谓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男人应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事业才是唯一的追求,但当这个冬天来临的时候这些念头就如冰冻的河一样融化了。歌德借维特之口说出了这样的至理名言:少男钟情,少女怀春。而且常常听说有人为失恋而跳楼却很少有人为失业而自杀——爱情确实比事业重要多了。何况一旦男人登上事业顶峰时,女人看中的并不仅仅是男人了,所以筚路蓝缕、同舟共济的两个人更能相濡以沫,分担痛苦与分享快乐——生命的情趣全在于此,我以为。

你们学文科的人向来满脑子不切实际的浪漫和幻想,比如琴棋书画诗酒花,比如“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但现在我只想:“青灯黄卷,红袖添香”——有一个不事繁华、尘嚣不染的女子,在弥漫着防蛀草香味的图书馆,“相看两不厌,唯有书香伴”,共同分享一块口香糖、分担一篇论文,周末是去广场放风筝,晚自修后漫步在华灯璀璨的街灯下。。。。执子之手宛如轻握春风,脉脉相视时那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比咖啡更加香醇醉人。

我觉得如果象牙塔里没有纯洁的爱情的话,那外面种种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时种种心照不宣的交易而已。古人也说了: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想起了那些诗句: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拥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那个木棉?

— 于 共写了2345个字,分类:小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