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黄昏

打开临巷的窗,就像抚阅一本意境悠远的书卷,落日的清辉洒在我的小屋里,慵懒,而不氤氲。我躺在黄昏里看夕阳,夕阳落在回忆的云端,看我。

如果回忆是砌好的城墙,不知道,我们应该是选择绵延不断的累积,还是,让她随着岁月变成迎风而散的沙粒?我问夕阳。

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夕阳浅醉,清风作答。

是了,何必刻意去想起,或者忘记回忆中的某件事情,些许片断,还是,或淡或深的身影呢?

就像夜风中伫立山岗,看万家烟火,灯明灯灭。一个人说,不知道这浮华的背后,有多少缘尽别痛,伤忧离愁,另一个人则说,也许每一道亮光的燃起熄落,都是慈母穿过的缜密线团,朋友相聚的把酒言欢,爱人凝望的交织目光。

转眼间,我还来不及挥挥衣袖,和西天的云彩做别,夕阳就已不知归处。想必,是云拾了,收了,藏了去,不肯还我。只留下嘴角一抹余温,是她给我的留念。

一只不知名的鸟儿,随着黄昏的舞曲,携带今天飞翔的回忆,在窗前的树藏好,留到今夜细细回味。

这时候,小屋的门“咯吱”被风轻掩,那一声,恍若江南千年的余韵,质朴如山,却又娟秀似水。像是在提醒我:夜,已经温柔的降临了。

窗外,间或斑驳的树影,把尚未入墨的夜,分成几瓣,一叶在眼,一片在心。心中的那份夜是如此的清澈见底,大概,是因为黄昏的灵魂渗在里面了吧。

夜慢慢地把云收拢,天地是剪不断的帘,等待着星月的上演。张开手,夜如梭般在指间穿行,是夕阳低吟的歌声么?

夕阳唱晚,独道黄昏好。无论是雨是晴,这一幕,都是连续的剧情,情节迥异,却又殊途同归。

尘世中,黄昏是一个分水岭,白天的喧哗,夜晚的寂静,中间连着的,是梦境。这份梦境,又是可以触碰的真实。

我是如此的熟知这份真实,一如窗前的树,入夜墙角蟋蟀的鸣叫,开启我内心和外面的那扇门。

走出门,就是走进黄昏里。带上门,就是把黄昏留在屋子里。

我拾起散落在屋子里的黄昏,在回忆里存放。

然后等待,等待下一次的夕阳。

— 于 共写了771个字,分类:小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