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的风度:有风度的对抗

记得有一句话叫做“有风度的对抗”,指的是对抗的双方有原则,有底线,不为己甚,点到为止,虽然有胜负但是并不会撕破脸打死仗,双方都能够留有足够的体面。当时说这话时形容西方人的行事风格,反过来说中国人缺乏这样的风度,总喜欢斩草除根,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其实,中国人有风度的对抗要比西方人早得多,那是在遥远的春秋时代,当时的中国人的风度一点儿不比现在的西方人差。

一提到春秋,必然会 说春秋五霸,其实虽然名为霸主,带个“霸”字,但是这些位霸主的行为做事倒并没有多么的霸道,反而很讲道理,很有风度。

先说第一位霸主齐桓公,他在位的第五年,齐国和鲁国一场大战,路过不出意料地大败,没办法,打算献出遂邑来求和,齐国答应了。双方得走一个手续,用当时的话叫做盟誓。就在盟誓的当时,鲁国有一位勇士叫做曹沫,打仗差点儿意思,三次跟齐国打仗都败了,丢了不少土地,估计是有勇无谋那种,不过以当时双方的国力,如果没有特别出色的统帅,鲁国的失败也是意料之中的。

在签约仪式现场,曹沫突然跳出来,用匕首劫持了齐桓公,要求齐桓公把吃进去的土地吐出来。没办法,谁在那个状态之下都得答应,毕竟地盘还能再得,命就这一条。所以齐桓公答应了,曹沫也就放开齐桓公,双方重新签约。签约之后,曹沫居然还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鲁国臣子的座位上,这种事情,现在不可想象。

齐桓公摆脱了生命威胁,当然想毁约。这样的情况放在现在也属于在生命安全遭到威胁的情况下签订的合约,不受法律保护,何况那会儿,翻脸不认,鲁国也没有办法。但是管仲跟他说:“您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了,如果转头就反悔,就会失信于天下,有失霸主的威信。”听了管仲的话,齐桓公居然就答应了,把前面曹沫三次战败,齐国占领的鲁国的土地又都还给鲁国了。他和曹沫居然还能在一起共同完成签约仪式,互相道别,各回各家。

说实话,这里面曹沫有点儿耍赖,但是作为国君的齐桓公,居然用行动包容了耍赖的曹沫,这就是风度。后来燕国被山戎侵犯,自己打不过人家,向齐国求救,齐桓公派兵驱逐了山戎,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在燕国驻军控制对方,而是打完了就回去。燕国国君欠了这么大人情,肯定得客气客气,一直送齐桓公送进了齐国境内。齐桓公一看,说:“按照礼数,除了天子之外,诸侯是不能离开自己的国境的,我要是不做点儿表示就失礼了。”怎么办,齐桓公把燕国国君走过的这片齐国的土地都送给燕国了,这片地方有个名字叫做“燕留”。估计燕国的国君直后悔,这要是送到临淄该多好啊……开个玩笑,燕国国君也是有风度的。

韩童生《国家宝藏》 演绎春秋霸主晋国领袖赵鞅

 

这就是当时霸主的风度,后来人看这段历史,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阴谋论者可能还会探究这背后,齐桓公不定憋着什么坏呢,之所以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风度了。

再说说继任的霸主晋文公,说是有预定战术也好,说是主动选择战场也罢,反正重耳答应楚成王的退避三舍他是做到了。关键是当初在楚成王那里许这个愿的时候,他可不知道后来会在哪里发生战事啊,而且看后来的战况,似乎退避三舍也没有什么起到什么效果。之所以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战术,还是因为我们现在不相信战场上有言而有信的风度。

要说晋国是周天子近亲,齐国是开国元勋吕尚的封地,都算是老牌贵族,有风度还不奇怪。但是秦国可是司机的底子,后来得到了西陲的封地,标准的草根逆袭。那就看看有争议的盟主秦穆公的作为,他接纳了晋国流亡的公子夷吾,后来送他回国,做了国君,就是晋惠公。但是这位晋惠公是翻脸不认人,答应给秦国的八座城池,回国后就不认了。晋国闹饥荒,还腆着脸找秦国要粮食救灾。有人劝秦穆公趁他病,要他命,发兵攻打,至少先把该得的八座城池要回来再说,可是像百里奚等大臣反而说:“夷吾得罪您了,晋国的百姓没罪啊,不能让他们替国君背锅。”秦穆公真的就把粮食借给了晋国,后世的君王谁能做到?

秦国是周天子身边的人,还算是中原一脉,我们再来看看当时被视为蛮夷的楚国。楚庄王当了霸主,宋国扣留了楚国的使者。楚庄王派兵攻打宋国,围住了宋国的都城。最后宋国都城之内惨到了易子而食,折骨为炊的地步。宋国执政的大夫华元不得已亲自出城见到了楚国大将子反,把城里的情况实话实说了。子反也原封不动告诉了楚庄王,您想想当后来官渡之战,曹操明明没粮了,还要装得很富裕的样子,就怕别人知道真相。这便是把真相直接告诉敌人:“我们没粮食了,马上就完了。”要是后来的战争,管你城里多惨,正好把你拿下。而楚庄王说的话是:“咱们也就剩两天的粮食了。”也是一句实话,然后就撤军了。其实无论如何,楚军也比困在城内的宋军好过日子。如果是后世,必然会坚持到宋国完全坚持不下去为止。但是有风度的春秋君主选择点到为止,对敌方也有风度。

这是国君,再说说士大夫。郑国子产陪着国君出使晋国,晋国当他们是小国,没有派人接待,给晾那儿了。接待他们的宾馆也寒酸,他们拉着贡物的车辆都进不去。子产二话没说,把宾馆的墙拆了,回头跟晋国派来士文伯说你们作为大国,这不是待客之道,有失霸主风范。

一个小国敢这样乍刺儿,大国得好好收拾他。可是士文伯把子产的话报告给负责接待的赵文子之后,赵文子立刻承认,子产说得对,是我们做的不对。派人向郑国使团道歉,又重新翻修了接待外宾的宾馆。这是大国士大夫的风度,不仗势欺人,不以国力压人,给所有奉行“拳头大就有理”的人好好上了一课。

这是名声不错的士大夫,那么那些个臭名昭著的奸臣呢。齐国有两个著名的乱臣贼子,崔杼和庆封。这二位杀了国君之后,告诉各位大臣乃至全国百姓,谁要是不跟着我们走,我就让他跟着死了的国君走。即便如此,晏婴仍然不为所动,坚决不上他们的贼船。庆封想真把晏婴杀了,崔杼说:“他是忠臣,放过他吧。”这话可是从一个乱臣贼子嘴里说出来的。而且当时齐国的史官秉笔直书“崔杼弑君”,崔杼把他杀了。史官的大儿子接过父亲的刀(当时是在竹简上刻字的),接着写“崔杼弑君”,崔杼又把他也杀了。史官的小儿子又来,接着写“崔杼弑君”。这次,崔杼放过了他,任凭史书上留下“崔杼弑君”的记载。这是一个奸臣的风度,他也是有底限的,知道适可而止,知道忠臣可贵,即便这个忠臣适合自己做对的。您在赞赏史官傲岸风骨的同时,可以想想,如果他们处在可以诛方孝孺十族的明成祖朱棣的时代,这个小儿子还能不能活着,“崔杼弑君”这四个字儿还能不能留下。

这就是春秋,那是一个令人神往的时代,有一群令人神往的人,做着令人神往的事情。我们理解不了当时的人和事,是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这样的风度很久了。

本文作者:天权国学社卓玖

— 于 共写了2650个字,分类:小茶馆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