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za 66门面摩天

一个半世纪过去了,南京路还是中国最热闹的大马路,当年的四大公司,三十年代的奢华富贵都被一栋栋摩天巨厦压到影子里去了。

最高的,最派头的一栋叫Plaza66,也叫“恒隆广场”,在南京路的西段 1066号,66层楼。

线条感、冷调、优雅……全部新贵的包装、符号和骨子里的精神,不是让你随便逛逛的。

高大的门面摆开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玻璃幕墙上云的影子连成一片,分明就是一个目空一切的权贵,但照样有人不怕,手脚阔绰地硬要置身其中。

Shopping也可以有气质吗?似乎是可以的。

一进Plaza66,有精神的,精神十足;没精神的,压力十足。

那是剑拔弩张的压力,好像无数双厉害的眼睛在透视你,看穿你的口袋里有几张信用卡。

其实,没人在看你。

压迫感来自一个偌大的空间,大到你要环顾好几眼才看得全,马上让你意识到“距离”是什么。

在这样的空间里,掂量掂量自己的“尺寸”,是要有点自信的。

这样的恒隆生来就是为了吓人的。

当年的北京燕莎、上海美美初出道时盛气凌人的模样,至今还令人记忆犹新,那年头,空落落的大堂里看得见的身影,都是刚刚冒出来的大腕和大款。

后来排场更大的东方广场,也不例外地让人眼前一亮,现在已经人流如织了。

但恒隆广场是不可能人流如织的。

连走进去都要有点80年代初期去长城饭店的胆量。

恒隆广场是来挑战新贵们的眼光和一身行头的。

上海这样自以为是的大都会里,因为率先崇拜“气质”和“小资”,滋生了一群坚决拥护形式主义的女人们。看惯了大派头和大的世面,早练就了审视美丽事物、判断品质的火眼金睛和尝新尝鲜的胆识。

美美和锦江迪生已经被 越来越多的小白领踏破了门槛,频繁使用过了,多年来,在老店老牌子中翻来覆去的shopping狂已经很久没被什么吓倒过了——到了上个世纪的90年代, 上海滩有点档次,数得上名头的大店早就老了。有的已成了徐娘,越来越晓得以精致的化妆术弥补缺陷,偶有新作,也是震撼平平。不间断拔地而起的几座商业巨厦 并没有引来石破天惊,多看两眼,就知道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还是那些看得见的品牌整整齐齐,只是格局各有不同罢了,而那些路边的酒肆烧烤和连锁小店,更是显 得太过轻佻,一时新鲜劲过后,也无有惊喜了,一样满足不了虚荣心。

等得不耐烦的女人们动辄就嚷嚷要漂洋过海地去买Burberry。

还好,恒隆来了。

恒隆还在南京路。

不过是在西段,离东边那头的四大公司还有一段不短的路。处处旧风光的南京路步行街,现在不过是上海人拿来展览的一段30年代大上海的片段。

西路今天才是喜新厌旧的上海新贵们流连出没的地方。

毗邻相连的梅龙镇广场、中信泰富广场和恒隆广场,是绝对的繁华漩涡,也是执掌大上海时尚权柄的“三大巨头”。

回想梅龙镇伊势丹开业的时候,路边宽幅橱窗里的 Burberry初来乍到大上海,就几乎拥有压倒一切的气势了。那一阵子,沪上名流和新兴的刷卡族们常在旋转的楼面里插肩而过,客人都是熟面孔。

广场挑空的中庭,都叫上海人耳目一新,叹为观止,同时代的大店那时候还没有那样大手笔的格局。从一楼到七楼,一线二线三线品牌都有,这家店的生意经照顾到白领的各个层面。

梅龙镇的时代也是上海突然冒出一批白领的时代。

后来的中信泰富广场其 实承袭了梅龙镇伊势丹的风格,只是布局更简单,没有红红绿绿和金碧辉煌的“花头经”(上海方言)可看。经过了一些时尚训练,耳朵、眼睛都更open的白领 丽人们已经明白简单就是格调,简单就是权威。所以,凭着世界二线名牌,简单得只有金属框架的中信泰富也很快就成功地从隔壁的梅龙镇广场那里抢了许多“贵客”。

又过了两年,看尽铅华的上海人等来了恒隆广场的横空出世。

其实不光是上海人。

北京的、广东的……但凡新贵一族,全体心生期盼,都在等待一个更有高度的时尚标杆横空出世。

恒隆还没开幕的时候,已经盛名在外。

巨幅LV海报将整栋还未竣工的裙房西厢包裹起来,拎着那个全世界统一符号手袋,迈着大步的高挑女人矗立在半空中,不可一世的长腿在向路人宣告一种权威。

一到晚上,恒隆的光芒 格外显得豪情万丈,灿烂的灯影在夜空中肆虐,搅得空气中平生出一点不安分的躁动,相距不远的几座高楼就像精致剔透的小家碧玉,马路对面那些温文尔雅的老牌 专卖店,更是无缘无故地就显示出了一份暗淡。甚至一样卖的是LV,一样的橱窗设计,就是比恒隆多了一点畏缩,一点拘谨,一点落寞,一点人老珠黄。

这是一栋美国KPF设计的杰作。

据说当初,业主为恒隆广场组织了一次设计竞赛,共有4家知名建筑事务所竞标,后来KPF获选的原因在于——充分考虑了商业、办公等多种功能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业主和城市肌理的要求。

简练得无丝毫累赘的恒隆,事实上是由最复杂的肌理构成的。

整栋建筑体量庞大却不显笨重,排排玻璃幕墙在阳光下亮起了一面光辉夺目的旗帜。弧形的玻璃体是所有的主体部分,俯瞰马路对面砖石立面的老房子,形成特别的张力,同时极富动态的旋转。

裙楼商场在不甚规整的空间营造了多变的格局,顶尖品牌登陆上海滩,不用大张声势,就迎来了一拨拨已经寂寞了很久的人们。

今天的Plaza 66让人一惊一乍的,绝不是金碧辉煌、巴洛克式的大吊灯、伪罗马的雕塑、爱奥尼式的粗大柱子……

恒隆是没有恶俗的,不用过时的简单的阶级筛选法。

恒隆是透明的,但绝不轻浮,似乎把整个上海的喧哗和骚动,都冷冰冰地隔绝在外面。那是不与众同流的骄傲。看得见属于恒隆的女人,裹在皮肤一样的长裙里,在玻璃中行走。

高大的门厅也是炫耀,流光溢彩,可是沉甸甸的,要花点力气才推得开。

玻璃一样的恒隆里头,没有琳琅满目,明亮的中庭空阔通透,石头地面光可鉴人,水一样映着巨大玻璃外面的白色天空和行走的都会男女;白的电梯门融入雪一般的墙,不事声张;还有银白色的椅子、花盆和垃圾桶……

恒隆只有白色。

到处是纯洁的白。

白色是最复杂、最高贵的彩色。含蓄而美丽,用到优雅,却是最难的。

恒隆,有资本不给你看更多的颜色。

白色的恒隆在透射的光影中,显得骨骼清晰,各种不同的圆形几何体,表现出生动的节奏。在一个淡化的背景中,华丽的商铺和活动的人潮仿佛一幕幕交迭的影像。

一楼长长的名品走廊狂妄地向来客示威,与香港的金钟、太古不相上下,简洁的格局彰显出不同凡响的气势。但客人们显然更加气焰嚣张,早就没了战战兢兢和欣喜若狂了,他们在期待已久的大牌子中间穿行,神情淡定,心里想:蛮好,不用去香港买了。这样想,脸上就有些欣慰和得意了。

径直走到大堂中央的咖 啡厅,毛玻璃上的CAFE字样重重叠叠地强调生活的某种质感,影影绰绰地还透出一些舒服得都有点做作的身影,上海滩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时常出没于此。地 点是身份的象征,所以,受了权贵们赏识的恒隆更有气度了,尽管店里还是空落落的,远没有华联商厦闹腾。

当年,华联老店新开时,上海市民曾有在过街楼下呼朋引类齐齐乘风凉的一景——只为了借一点从铝合金卷帘门缝里漏出的隔夜冷气。而今大模大样地歇息在卡迪亚门前很金属、很现代的路人椅上,竹影婆娑,背景音乐悠扬,恒隆和在恒隆进进出出的人变成了他们赏心悦目的风景。

但不是人人都能把Dior、Fendi、BCBG、HugoBoss、Louis Vuittion……随随便便念叨在嘴边的,看风景的人明白更酷的银白与透明玻璃,标榜的是更加不菲的身家。

尽管恒隆的二楼、三楼、四楼,还有个别的小店家和杂牌军,夹杂在豪华的欧洲品牌中,这就像好莱坞的超级大片中混入了独立制片人的风格一样,让挑剔的客人不能接受。

但名品长廊里的小姐们丝毫没有露怯之情,开口闭口不再是:“打七折的……”,她们温文尔雅,淡淡地告诉客人“这是今年巴黎的新款。”

淡淡也是气度。

淡淡地,也吓不到恒隆 的客人们,那是他们想听见的话。见多识广的新兴都会人开始懂得品质的真正含义几千块钱的棉布衬衣给身体的舒适是什么;好牌子要看不到牌子才够高贵;大师级 的剪裁剪出的是怎样的婀娜多姿;线条的恰到好处、色彩的搭配都是有难度的功课;质地、手感和价钱一样重要……

门面摩天的恒隆给你心情,也告诉你代价。

— 于 共写了3204个字,分类:小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