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柔软时光

小桥流水,垂柳人家,依山而建的纳西民居重重叠叠连绵不绝,间或有一个二个穿着传统服饰的纳西族阿奶背着竹篓蹒跚而来……

这是我记忆里时常闪亮的情景丽江。

那是一个微雨的清晨,丽江古城有些冷清。路上行人很少,店铺也未开门,客栈前的红灯笼还亮着,间或有一二缕炊烟袅袅升起。丽江街道是用一种色泽斑斓的五彩石铺成,不甚平整,数百年岁月磨洗得光滑清亮,雨水浸润,脚下便有了诗意。

古城建于宋元年间,一条小巷,一户人家,一不小心,就走进数百年的历史,行色匆匆的游人情不自禁放慢脚步。行走丽江,潮湿而柔软的心情像雾像雨般渐渐弥散。顺着流水的方向遛达。流水在老榆树旁轻轻转弯,树下是一座缀满杂草的小石桥。桥边有一小亭,原木桌椅,朴拙可人,亭边有一纳西阿奶叫卖丽江粑粑。几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匆匆走来,阿奶热情招呼,夹生的英语居然说得非常流利。自从1996年那场大地震让丽江一夜成名后,西洋人倒是先知先觉,纷至沓来,如今已是丽江一景。他们到丽江居然像到家一样,有的整天在咖啡屋看书,有的独自在深巷“发呆”,有的竟然在丽江古 城开酒吧。

一位摄影师支起三角架,对着小石桥摆好相机。流水潺潺,榆叶正黄,溪边人家挂出一串串红灯笼,确乎是一幅绝佳的画面。但他一直在等什么,也许是等雨后的一抹斜阳,等一阵风摇落树叶,或是等一个穿着纳西传统服饰的阿奶从桥上走过。也许他在等一个属于自己的丽江梦。

午后,雨停了,太阳出来。阳光下的丽江更加热闹,人头攒动,卖铜器、扎染、木刻的摊点围满游人。但最热闹还是风情万种的四方街。四方街在古代是露天集市,今天看来更像丽江古城的中心广场。丽江人说四方街有四张脸,说的是四方街从早到晚四种景致,不过最吸引人还是四方街的街舞。临近黄昏,四方街聚集了很多纳西族阿奶,他们手拉手围成一圈,和着节拍,欢快起舞。那些阿奶们看上去有些臃肿,但舞姿轻盈,旁若无人。围观的游客们受了感染,纷纷加入。别看舞步很简单,走二步,跳一下,真跳起来却不容易。没多久,游客知难而退,只有一位肥硕的洋妞最为执着。

到丽江,一定要去欣赏奇人宣科和他的纳西古乐会表演。100元门票有点贵,剧院里却坐得满满当当。有藏族血统的宣科身着青布长衫,里面配穿牛仔裤,他称自己是73岁的“小伙子”。宣科是一个怪才,有人说他音乐上有灵气,学问上有鬼气,行事上有匪气。尽管“文革”期间宣科蹲了20年大狱,但他仍然口无遮拦,滔滔不绝,嬉笑怒骂,暗藏机锋,整场纳西古乐表演几乎成了宣科的“脱口秀”。古乐表演在热烈掌声中结束,人们对源于中土的纳西古乐不甚了了,但从此记住了宣科。可以说,没有宣科,丽江会寂寞很多。

丽江的夜,有小桥流水,有霓虹闪烁,有酒有歌。小溪边的酒吧一条街更有一种古朴与前卫交融的媚惑,愈夜愈迷离。夜凉如水,心潮涌动,与二三同党相携到酒吧。此情此景,即便不胜酒力,亦可叫一大杯啤酒,让那颗浮躁的心在琥珀色光泽里尽情沉醉。那份淡淡的苦涩,就像生活。那种微醺的状态,恍然若梦。

丽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纯粹,也不是现代版的世外桃源。丽江就像我们梦中的一 个家园,当你满心疲惫的时候,可以回到这个家,静静地享受丽江的柔软时光。

丽江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