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安防 » 中国安防往事(2)

中国安防往事(2)

2019-04-01 泛安防 190

在诸多另立山头的“大华系”公司中,雄迈是其中比较有故事的。雄迈的创始人陈晋生在2008年大华上市后,被迫放弃了期权,黯然离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陈竟然在两年内以DVR及模组起步,“做大做强”,衍生出众多枝枝蔓蔓“雄迈系”公司。

 

2016年6月8日下午,莘莘学子还在考场做最后的冲刺,从此之后,他们的人生将发生重大转折。同一时间,雄迈在深圳宝亨达酒店举行2016年度新品发布会,几天之后,雄迈在安防行业也遭遇到重大转折,他们遭到深圳安防企业的“围攻群殴”。

 

当天下午,雄迈陈晋生压轴发表“血染的风采”演讲,现场波澜不惊,但之后在友商、媒体助力下发酵开来,引起不小争议。陈晋生在演讲中表示:“在安防视频领域,杭州一直是产品和市场的中心,是制造和创新的中心,其地位和影响无与伦比,其他城市都是打酱油的”。这个言论对2016年的深圳安防业,确实有些刺耳,虽然并不算太离谱。

 

早期的深圳作为中国“安防之都”名副其实,其见证了中国安防的起步与发展,基于深圳的开放与包容氛围,电子产业链及“桥头堡”地理优势、深圳一度涌现大大小小4000家安防企业,涵盖硬件制造、系统集成及渠道分销等,安防地位毋庸置疑。

 

当初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因为明教“作恶多端”;这一次,安防行业的“魔教”雄迈被深圳企业 “围攻”,原因是自不量力,主动发起了地域挑衅。

 

有些话,什么时间说、谁来说、在哪里说,其结果会差异很大。陈先生犯了两个错,首先“杭州并不一直是产品和市场中心”,尚无显赫江湖地位的“雄迈”不能如此抹杀深圳的历史地位;其次是跑到深圳地面大喊“深圳打酱油”,深圳安防人不答应。

陈晋生在演讲中表示:“整个安防视频监控的中心,那是哪个城市呢——杭州!毋庸置疑。没错,为什么?海康,大华,雄迈,巨峰、宇视都在杭州。”

拼多多即使做的体量比京东大,但提起电子商务,人们认可的仍然是淘宝和京东,甚至当当;即使当时雄迈号称做了30个亿,但安防的老三,被行业认可的还是当时只有22亿营收的宇视。

 

杭州崛起,深圳失利,海康和大华有资格讲出来,但是雄迈讲不得。其实,深圳和杭州在安防领域,好比少林与武当,并不是第一次交锋。

 

有相关人士向《安天下》透露,早在2004年的时候,当时深圳在安防领域的地位如日中天、香火旺盛,而海大宇还不成王者气候或者酝酿之中。因为深圳有企业造假海康模块,杭州安防老大和深圳协会大佬出面协调,但老大之间互相不给面子。

 

两个老大对攻,武当对少林,非常斯文,如下:

深圳说:你牛什么,你不就是个做硬盘的吗?

杭州说:你牛什么,不就是个做假货的嘛?

 

君子以自强不息,报仇,十年不晚。

 

杭州在海大宇的带领下,以较强的技术前瞻性、大力的研发投入以及对每个节点的精准把握,笃定目标、聚焦资源,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安防新城。在行业从模拟向数字及高清智能发展进程中,十年之间,他们或确实起步于做硬盘,但终修炼成“视频为核心的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将杭州的安防之都地位夯实,而深圳相比杭州,则冰火两重天。

2014年4月22日,深圳,福永镇,宝利来国际大酒店。四楼宴会厅人头攒动,很多安防界的人士怀揣雄迈的邀请函,前来一探这家国内安防“黑马”雄迈的最新动态和今年的市场布局。

电梯门开,两块指向相同的指示牌让与会嘉宾顿时一脸懵圈。雄迈“开放与分享”新品发布会与“中维尚维海思方案交流会”同时同地举行。

 

在酒店四楼走廊里,两家积怨已久的员工互相摩擦,现场气氛一度紧张。部分嘉宾辗转于两个会场之间,久久未能终止徘徊的步伐。同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家酒店,天视通大宴宾客,而觥筹交错之间,确是刚从宝利来大酒店走出的同一拨人。

 

“大戏”幕后,是雄迈、尚维、天视通一统中国IPC模组的江湖野心。在模拟转向网络的背景下,很多实力不够的企业选择一种直接的方式(外购IPC模组)来继续整机的生产与销售,自身投入进行研发,成本和风险都过大,因此,采用专业公司提供的IPC模组进行组装生产。雄迈、尚维与天视通的竞争,就是IPC模组的低端竞争。

 

芯片在视频监控的产业链中,处于金字塔的顶端,在产业链中处于技术核心的地位,但不管是做芯片还是模组,都要潜心研发,做技术的沉淀。

深圳是一个讲究效率和效益的市场,有赚快钱的优势,这也是外地企业瞧不起(羡慕嫉妒恨)深圳的地方。而早期的安防行业,硬件产品主导,依靠资源优势进行商业模式的运作比较普遍,所谓的创新大多是表层的,而缺少先天优势的杭州则只得潜心修行,可以说是眼光长远,或实为迫不得已。

 

当然,低端IPC模组,其实也并不真正在金字塔的顶端,因为核心芯片还不是自己的。视频监控从图像采集到后端显示,仅仅依靠IC芯片还不行,还需要Image sensor(图像传感器)芯片一起协同完成,所以在安防芯片界,还是海思、安霸、TI及索尼三星在真正顶端。

 

有相关人士向《安天下》透露,当时做低端模组的企业,头部公司的研发投入最多是大几千万的规模,而在2014年,海康的研发投入已15亿水平。由于缺少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模组及下游企业经常会面临侵权官司。这一次,除了几个涉及商业利益的企业,没有大佬出来协调或者发声。十年之间,有的,早不再做硬盘;有的,还在热衷拼多多。

 

如同小米横空出世,一杆山寨手机公司消失,当海康大华基于自身的体量及良好的供应链优势,下沉低端市场并稍稍调整价格,雄迈、尚维与天视通统统失去竞争力。高手出招,杀人于无形。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面对外界的混乱和不堪,面对各种快钱的诱惑,只有固守本元,修炼内功,当自身足够强大到一个程度,便可以最小化外界的影响,以不变应万变。

 

2014年8月,当一杆企业还在为低端IPC模组打的热火朝天之际,陈宁博士和自己的团队回到深圳,27号,用了4个小时在龙岗注册了云天励飞。

“云天励飞”是“intelligent fusion”(智能融合)的音译,从创立之初,云天励飞就基本上确定了“云+端”的技术路线。

 

8月28日,一部宣传中国拐卖儿童现状的电影《亲爱的》全球首映日,看了后让人心情格外沉重。此后不久,在一次深圳的技术交流会上,陈宁博士谈到了视觉人工智能的发展和人脸识别的发展。

会后龙岗公安分局的一位民警冲过来拉着陈宁博士的手说:“如果把你们的技术运用在视频监控以图搜图方面,也许深圳将不会再有失踪儿童。”

 

据说就是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陈宁博士团队成员每一个人的心,当晚他们就下定决心干这件事,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去助力平安城市,让天下无拐。

AI赋能,有人想让天下无拐,有人想让天下无贼。

人民路上没有金店!理由让附近的知情的商铺老板至今想起来都有点后怕。2001年一个毫无征兆的日子,三个蒙面人冲进了街上唯一一家金店,这次抢劫种下了一个长达十几年的魔咒。而解开魔咒的,是云从科技一套叫做火眼的人脸识别系统。系统的研发者之一周曦,一个来自中国雾都重庆的科学家,穿过案情的重重迷雾,锁定了罪恶的源头。

从名字可以看出,这双“火眼”被周曦寄托了很多期待,“火眼识人,金睛辨伪。”它没有辱没使命。遭抢劫的金店里留下的半张脸在多达两百万人的数据库中精确命中,一个犯罪前科人员的脸被比对出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以上,基本可以确认嫌疑人身份。

生在四川,周曦很喜欢竹林。竹子在头四年只能长三厘米,第五年后才会开始快速生长。他觉得可以以此作比,人工智能就像雨后春笋,“公众以为人工智能尚且萌芽的时候,它已经扎好根。在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它蓬勃生长,化作竹林。”

同样在“安防+AI”实战上萌芽、落地扎根的还有云天励飞。2016年1月,云天励飞的“动态人像识别系统”在深圳市龙岗区上线后,协助公安破获各类案件10000+起,找回160多名失踪儿童和走失老人。

而2016年6月的深圳,不远处一杆企业还在为低端IPC模组打的热火,所谓“血染的风采”。

 

今天的深圳,已经不再靠CSST、英飞拓等企业支撑门面,也没人再去和杭州为“安防之都”之名而一争高下。ODM、OEM、山寨时代已过,包括华为安防、商汤科技、云天励飞等一杆新安防企业落地,脚踏实地、聚焦需求,在“安防+AI”路上大步前进。

 

基于算法及芯片、技术前瞻性、场景落地能力,2017年3月,云天励飞获得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相比云天励飞这类新生代的“安防+AI”企业,中国安防排名第三的宇视科技的融资之路则并不顺畅。

2017年4月,一则标题为:重磅|AI安防三雄:老大2000亿市值,老三却被37亿贱卖的微信文章广泛传播。文中称:宇视科技曾是安防三巨头之一,仅在海康威视、大华股份之后,2016年还为G20杭州峰会提供安保服务,如今却被贱卖。文中列举了海康的2000亿市值,大华500亿市值,最后总结:曾经的安防三雄,如今却不复存在。多少有些惋惜,但更多的是市场残酷竞争的启示:老大呼风唤雨、老二生活滋润、老三却只能被收购。任何一个行业的市场竞争游戏规则:要么第一,要么灭亡。

 

实际上,所谓37亿,是未上市公司宇视科技的股份转让价值,这样的数字与上市公司海康及大华市值相比,没有可比性,也不公平。

 

宇视科技2011年9月在杭州成立时为外商独资,控股方为贝恩资本。2011年10月,宇视科技以5.1亿人民币收购华三通讯全部视频监控解决方案业务及相关资产。2013年8月,宇视科技引进杭州迈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作为第二投资者,股份比例13.04%。2015年6月,宇视科技股权再次变更,由贝恩资本全资公司(CaymanUniview)和原杭州迈尚股东共同参股的宇视数字技术(香港)有限公司100%控股宇视科技,其中CaymanUniview股权为80.53%,宇视科技计划在香港登录资本市场。

 

宇视科技于2015年5月,启动香港上市进程,2015年10月,被分配股票代码HK1531,进入最后流程。但是当时给的估值远不达到预期,仅仅15倍PE。需要注意宇视科技2015年营收15亿,净利润6000+万。因此,后来的37亿,并不是“贱卖”,结合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差异,反而“溢价”很多。

 

香港上市中止,内外部张力突然加大,不少同仁不理解的质疑、外部某些友商的各种造谣、投资方的退出路径收窄等等,让宇视科技总裁压力大增。

 

上市失利,宇视总裁张鹏国在杭州白马湖开会议,四野俱寂突然天降大雪,在白马湖边独自溜达的张鹏国提笔写下如下歌词:

 

纵人在天涯,家国万里,

平生辗转如飘絮。

任天地无声,晴空院雪,

最难灯火映离席。

叹青鸟来迟,刘郎老去,

山河尽是旧消息。

望长安凛冽,残叶堆积,

未知何日许归期。

盼来年春早,芳草萋萋,

一湖山色映天际。

笑红尘滚滚,跃马钱塘,

韶华不负各芳菲。

 

像最后两句的正能量预示一样,宇视最终在A股与千方牵手,被机构当做上市典范,为军备竞赛备足了弹药。当年放弃在香港上市,对错也许只能留给后人评。不过当时作为一个成立不到四年的公司,若能快速直接上市,算是创业成功的标志。

 

如今,上市是很多创业公司的终极目标,很少有团队能抵挡住世俗上财富和虚荣心的诱惑,但在遥远的渤海湾,确实有另外一家以“对上市不感冒”的安防企业,殊为难得,他就是天地伟业。

天地伟业如今成为天津乃至京津的安防龙头,但是早期并不是,还有亚安、嘉杰。他们的共性是都是以球机、球罩、云台为主要产品线的制造企业,这也是天津安防的“传统”产业和“拳头”产业。

在安防从产品向解决方案及人工智能过渡阶段,有的企业掉队了,天地活下来,并做大做强。

 

天地伟业老板戴林,员工都叫他戴老师,在行业里是唯一一个被人叫做“老师”的董事长。出生于东北农村,1984年9月,穿着妈妈亲手纳的布鞋走进了天津大学校门、研究生毕业,硕士学位。 1991年,戴林毕业后留校。学校经费紧张,鼓励教师积极参与一些科研课题和项目。戴林接触了一些项目的技术研发后,兴趣使然,开始为客户设计安防工程项目方案。这就是天地伟业的初创雏形。

 

1994年,戴林正式涉足安防视频监控领域。1996年,戴林开发出“矩阵”,成为当时行业里第一款由民族厂商自主研发出的矩阵产品,奠定了行业地位。1999年,由天津大学组建的天大天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挂牌上市,戴林被任命为公司副总,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里最年轻的副总。2004年,天地伟业正式独立注册,戴林任总经理。

 

随着国内市场的成熟,戴林观察到市场需求发生了变化。在越来越多的实际操作中,安防项目的规模也越做越大,用户要的不再只是单一的产品,而是一整套的解决方案。戴林将企业的发展方向转为走“集成化”、“行业化”的路线。这一转型最重要的是可以满足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成为安防行业里最早践行“行业解决方案”的厂商之一。

 

作为纯粹的民族品牌,背靠天津高校人才及电子配套基础优势,天地伟业在安防这个特殊行业,如鱼得水,而在遥远的西南,另外一家借力“AI”快速崛起的企业,也是背靠中科院的人才优势及安防行业对“中字头”背景的信赖感,那就是云从科技。

 

偏安一隅的云从科技研发总监李夏风至今记得在帕米尔高原上担惊受怕看星星的那些夜晚。2013年,公司还没有成立,它的前身,周曦带领的重庆中科院人脸识别小组接到了第一个实战任务,给边疆边检站研发人证合一比对机器。

过程不是非常顺利。就在给当地自治区公安厅演示的前一晚,他们调试的程序还无论如何都跑不起来。第二天早上,他们满头大汗地把程序换到另一台电脑上,几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

程序神奇地开始运行,原来之前是因为硬件没有匹配好。那次经验影响了公司后来的发展方向。后来,周曦坚持做全产业链,使得云从不同于其他提供人脸识别技术解决方案的公司,他们不仅提供研发技术和系统,就摄像头的生产也不放过...

未完待续

原创: 安天下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发布评论

© 风渡·格物志2006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归档 · 搜索 · 链接